Your position:Home >China Guide >

新疆之谜Details

新疆之谜

新疆古代干尸之谜

我爱新疆 2015/8/24 14:04:17352人已关注

2005年4月25日,一男一女两具已沉睡千年之久的新疆古代干尸的容貌被吉林考古专家复原。这两具干尸是上世纪初日本探险家大谷光瑞从吐鲁番阿斯塔那墓地盗掘文物中的一部分,后被旅顺博物馆收藏。此次复原工作是吉林省考古专家运用电脑三维技术进行的,历时20天。 

  从复原图上看,男性干尸生前长相儒雅,为45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其胡子、头发、眼睫毛、眉毛都有,胡子明显修过,十分整齐;女性干尸为一体态丰满的成年女性,其鼻子、嘴、牙齿都较小,眼睑长,是典型的丹凤眼。“早在1987年,我区有名的古代干尸——楼兰美女便在日本专家的协助下现出了当年容貌,我区还在几年前派出考古人员前往北京专门学习过复原古代干尸容貌的技术。”穆舜英介绍说,我区目前之所以没有全面开展古代干尸的复原工作,是因为我区对古尸的研究工作刚刚起步,还有许多困扰在新疆古代干尸身上的谜团等着考古人员去破解,而这些工作比复原干尸容貌要重要得多。 

  提起新疆古代干尸,人们常把它们称作“木乃伊”,实际上这是一种误称。据国内外已有的发现和研究,古尸大致可分为干尸、湿尸、冻尸、腊尸和鞣尸几种类型。新疆出土的古尸均属于干尸类型,它是一种未经人工处理而在新疆干燥、无菌、高温的特殊条件下自然形成的干尸。这种干尸既有别于古埃及发现的经过人工防腐处理后形成的“木乃伊”,又迥异于在我国内地出土的在棺椁内盛放石灰、木炭之类干燥剂后形成的干尸,而完全是大自然的杰作。 

  由于新疆位于古丝绸之路要冲,在历史上又是各种族、民族迁徙、交汇和融合之处,再加之这里气候干燥、雨量稀少等特殊的自然环境,使得新疆一跃成为世界上拥有各人种古尸最多、天然保存最好的地区之一,其中仅出土于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的干尸总数就达近千具之多。 

  干尸在新疆分布极广,南疆居多北疆略少,蕴藏其中的神秘色彩各有洞天,因尸而异。穆舜英等考古专家于1980年4月在罗布泊北端铁板河附近发现的一具女性古代干尸颇为有名。它就是因其体型优美、长发披肩、容貌超群而在后来扬名中外的“楼兰美女”。 

  “楼兰美女”是迄今为止新疆出土古尸年代最早的一具,距今约有4000年历史。眼大窝深、鼻梁高窄、下巴尖翘的“楼兰美女”具有鲜明的欧罗巴人种特征。然而,关于此尸所代表的人群具体属于何种种族类型以及他们生前是当地土著还是从他处迁徙而来等问题至今在考古界仍众说纷纭。 

  1985年出土于且末的一具婴孩干尸颇为引人注目。这具婴尸距今约3000年,年龄不到1岁。令人费解的是婴儿的双眼均盖有长3厘米、宽2厘米的小石片,这是一种原始宗教的残迹?还是为了遮挡风沙?抑或保护灵魂免遭散逸呢? 

  1995年,在尼雅遗址出土的两具合葬的古尸身上盖着以整幅织锦缝连的锦被,色彩斑斓,云气瑞兽间为汉文隶书“王侯合昏千秋万代宜子孙”。此物的出土是否证明墓主人即为当地的统治者呢?引人遐想的是,墓中男尸的右颈和右腿上为什么都有一道砍痕?他是在一次战斗中负的伤?还是恰恰由于这两处伤不治而亡的呢?这种种谜团,犹如尼雅命运之谜一样令人难解难猜。 

  1995年出土于尉犁的营盘男尸的真实身份至今仍是个谜。我区考古专家周金玲、李文瑛两位女士根据出土文物推测身高1.80米、年龄约25岁的营盘男尸是一位来往于丝绸之路上的西方富商。然而,他又何尝不能是一位西方的使者?或者就是此地的国王?还有,他为什么要戴着麻质人形面具去另外一个世界?他为什么这么年轻就死去了呢?是死于疾病?杀戮?抑或一个无法防范的阴谋……面对这一连串疑问,也许他会突然站起身来,揭掉面具,用我们听不懂的语言,讲述一个我们难以想象的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尼雅考古发掘和尉犁营盘墓地的发掘都因其出土古尸及随葬品的重大考古价值,分别步入1995年和1997年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行列。 

  吐鲁番是我区古尸蕴藏量最多的地区,其中以阿斯塔那、喀喇和卓、苏贝希和艾丁湖古墓群最为著名。出土于1973年的张雄古尸是阿斯塔那墓地最为著名的一具干尸,张雄少袭父职,早年因平定高昌叛乱有功,被封为威远将军,后任左卫大将军兼司兵部要职。贞观初年,唐朝一统全国之势必行,张雄力主归服大唐,维护统一,但高昌王不听忠言,执意与唐朝对抗。根据记载,人们判断张雄因此而忧愤成疾,年仅50岁时不治而亡。这位初唐名将身材魁梧,据测生前身高一米八,其眉宇之间至今犹存威严、刚毅之风。但就是这样一位显赫一时的西域名将,死后并不得安宁,不知何时他的墓葬被盗,他的头颅被盗贼打断在地,这仅仅是复仇行为呢?还是为了盗取他嘴中的珍宝? 

  “新疆出土的古代干尸及其遗物,不仅是研究人类学、民族学、考古学和医学的珍贵资料,而且对进一步了解新疆古代社会和人类自身进化发展过程,都具有较高的价值。”穆舜英信心十足地说,随着我区考古专家对古代干尸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必将会将困扰在这些古尸身上的谜团逐一解开。